首页>>国际

又有16所高校拟增设 “纪检监察”专业学什么?

2022-12-05 12:56:16 | 来源:饶茂SEO
小字号

地牢女孩在线播放【電╁徴:lち9-2l27-O338】【保-真.可-先-幵-验】刘经理-项.目.齐.全-可.先.开.验-可.幵.全.国.各.地cxbvgdsgsGDSG无论如何,不能被事故教训过后才知道安全本位的重要性。

  今年9月,本科新生的第一堂课,内蒙古大学监察官培训学院教师赵力问学生,为什么选择纪检监察这个专业?原以为只是家长帮忙填报的志愿,但这些十八九岁年轻人的回答,让他眼前一亮:“国家的反腐败形势”“纪检监察体制改革,想加入纪检监察队伍”,还有学生上升到全面从严治党的高度。

  根据教育部发布的《关于公布2021年度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备案和审批结果的通知》,内蒙古大学成为全国首个获批纪检监察本科专业的高校,首届45名学生开课已近一学期。

  继内蒙古大学之后,又有16所高校拟增设纪检监察本科专业。今年9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印发《研究生教育学科专业目录(2022年)》和《研究生教育学科专业目录管理办法》,“纪检监察学”进入新版目录,成为法学门类下的一级学科。

  中国纪检监察学院高级经济师王冠、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廉洁研究与教育中心主任任建明在论文《创建纪检监察学的意义、现状与建议》中提到,创建纪检监察学能提升纪检监察理论化水平,培养输送高素质、专业化纪检监察人才,是推动提高纪检监察治理质效的实际举措,有利于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但在现实语境中,发展建设纪检监察学科,面临培养、师资、实践、就业等诸多挑战。一些高校积累了经验,更多高校仍在摸着石头过河。

  “纪检监察”学什么?

  刘博元是内蒙古大学纪检监察专业的大一新生。

  在填报志愿前,她对“纪检监察”的认识是“打击贪污腐败”。刘博元本对法学专业感兴趣,但数量庞大的法学生意味着今后更激烈的竞争,这让她望而却步。想着有权力的地方就会滋生腐败,不少单位都需要纪检监察工作人员,且纪检监察与法学又有联系,她便选择了这个全国首次开设的本科专业。

  入学后,有老师布置《忠诚与背叛》的观后感,电影讲述了中国共产党第一届中央监察委员会成立的故事。

  刘博元在观后感中写道:“今天中国已经为我们铺好了一条实践的路。从严治党、反腐败斗争,都是纪检监察要做的工作,我们这个班级的设立也是这一工程的延续。和平年代也会有电影中的危机,在学习中不能直接接触到工作,但这是我们以后能做的。”

  根据内蒙古大学监察官培训学院提供的数据,今年内蒙古自治区内文科录取21人,最低分538分,高于一本录取分数线79分;区内理科录取5人,最低分548分,高于一本录取分数线121分。

  开学近一学期,课程以《宪法与民族区域自治法》《中国法律史》等法学内容为主,多数时候刘博元和法学专业学生一同上课。而《纪检监察概论》则是单独面向纪检监察专业学生开设。

  为丰富教师的实践经验,内蒙古大学曾选派部分教师到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培训。在《纪检监察概论》这门课上,老师不免跟学生聊起这段经历。

  内蒙古大学监察官培训学院院长段计珍说,纪检监察本科专业的培养方案,在自治区纪委监委的指导下,经过校内多轮讨论和修订。最关键的讨论是教学内容以什么为主?有人认为应以纪检监察的课程为主,但也有人认为应以法学和党内法规为基础,再增加纪检监察课程。

  最终的课程体系融合了法学、马克思主义理论、政治学、公共管理学等多学科,涵盖了纪检监察领域的党规和国法两大部分,注重培养学生的理论素养和实践能力。课程包括宪法、党内法规学、纪检监察概论等4门专业类基础课,监察法、政治监督概论、法理学等17门专业核心课程,还设置了纪检监察谈话实务、纪检监察大数据分析等实践性课程。

  云南师范大学虽尚未开设纪检监察本科专业,但2013年就在全国首创全日制本科法学专业纪检监察方向。按云南师范大学法学与社会学学院院长、云南纪检监察学院执行副院长尤伟琼的话说,制定能培养出优秀纪检监察人才的培养方案,是一直在啃的硬骨头,先后四版人才培养方案,“铁杵磨成了绣花针”。

  彼时,云南师范大学无经验可借鉴。而用人单位的面试,从翻翻档案面谈,发展到拿出一个案子让学生现场分析。云南纪检监察学院的做法是,尽量请用人单位到学院来,招聘过程中有老师陪同,记录相关信息,反哺到人才培养中,“面试涉及这方面内容,教学时要增强补齐。”

  尤伟琼说,由于是法学与社会学学院承担学历教育职能,最初习惯用法学的思维理解纪检监察。法学实务课程不多,但纪检监察实务性又强。在此后调整培养方案时,逐步把法学课程设置得更适合纪检监察学,同时增加了大量实务性课程。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2022年云南纪检监察学院纪检监察方向的培养方案中,专业必修课程包括宪法学、中国法律史等4门学科基础平台课程,法律职业伦理、监察法学等3门专业基础课程,纪律检查概论、监察调查等13门专业核心课程,以及专业实习、专业见习、社会实践等在内的专业实践课程。

  人才需求下的布局

  今年6月,任建明参加了法学门类下一级学科的论证工作。在此前的纪检监察学科专家论证组成员名单上,7名学者之外,还有7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等部门的领导干部,“纪检监察机关介入得比较深,是这门学科论证过程中的一个特点,这在过去是很少有的。”

  任建明观察到,纪检监察系统是军转干部的主要去向,与其他党政机关相比,纪检监察干部学历教育背景相对较弱,纪检监察系统急迫希望有专业学科培养专业人才。

  赵力曾在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办公厅培训,他发现纪检监察人才的需求量很大。办公厅工作人员虽不负责办案,但基本每天加班一两个小时,经常一个月不休息。

  论文《创建纪检监察学的意义、现状与建议》印证了赵力的判断,文章指出: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以来,随着纪检监察范围的扩大,工作量同步增长,对专业人才的需求是持续、稳定和较大规模的。

  基于上述背景,在纪检监察学被列入一级学科前,已经有高校站在风口提前布局,设置实体专门学院开展人才培养工作。

  早在2013年,中共云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原云南省监察厅与云南师范大学合作共建云南纪检监察学院,确定了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三大主题,并在全国首创全日制本科法学专业纪检监察方向,至今已招生600余名。

  在后来的纪检监察体制改革中,纪委和监察委合署办公,检察机关反贪污贿赂、反渎职侵权、职务犯罪预防三个部门的人员,整体转隶至监察委工作,更体现出合作共建云南纪检监察学院前瞻性。

  尤伟琼说,原先纪委更熟悉党的纪律问题,而监察委对法律层面更了解,在实现“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后,面对新的工作实际,需要推进纪检监察学科建设和理论研究,培养复合型纪检监察人才。

  一个对人才渴求的例子是,法学与社会学学院有四个专业,每年用人单位招录政审,在接待室排队的多数人,都是奔纪检监察方向的学生来的。有时尤伟琼只得“谢客”,“今天已经排了10个人了,能不能明天再来?”

  2018年3月20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表决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当天,西南政法大学率先成立了全国首个监察法学院。同年9月,在全校2000余名法学本科新生中选拔39人,组成2018级监察法学实验班。

  2021年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官法》。西南政法大学监察法教研室主任杨尚东告诉新京报记者,西南政法大学提交立法建议时,希望能在文本中单增一条支持全国监察法学科的发展,该建议被全文采纳:“国家加强监察学科建设,鼓励具备条件的普通高等学校设置监察专业或者开设监察课程,培养德才兼备的高素质监察官后备人才,提高监察官的专业能力。”

  今年2月,江苏大学成立纪检监察学院,与法学院合署办公。

  今年9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印发《研究生教育学科专业目录(2022年)》和《研究生教育学科专业目录管理办法》,“纪检监察学”进入新版目录,成为法学门类下的一级学科。

  此后,湖南科技大学、西南政法大学、福建师范大学等多所高校陆续成立纪检监察学院。其中多位高校纪检监察学院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正计划增设纪检监察本科专业,致力于建成本科、硕士、博士贯通的人才培养体系。

  从“法律人”到“纪检监察人”

  “教学压力倍增”,是赵力这学期最大的感受。

  法学院本科毕业后,赵力又获得了法学理论硕士和博士学位。毕业后他先是担任法学专业的老师,这学期开始任教纪检监察专业。不同于法学已有成熟完整的知识体系,纪检监察对赵力来说也是新的知识领域。

  给纪检监察专业本科生上课时,赵力常担心授课内容与其他老师重复,学生不能理解和接受,甚至自己要边教边学。

  一个最直接的表现是,给法学专业的学生上《法理学》,他只需花一两天时间备课,但《纪检监察概论》要花一周时间准备,而且“仍然不太敢讲,没有底气”。

  西南政法大学纪检监察学院院长谭宗泽,能理解赵力的处境。

  谭宗泽告诉新京报记者,纪检监察学属于法学门类,但它是与法学学科并列的一级学科,有独立的基础理论体系。“法律人对纪检监察理论与实践的理解并不一定是纪检监察学蕴含的本意,‘法律人’并不会一转身就成为‘纪检监察人’。”

  段计珍介绍,目前国内纪检监察方向毕业的博士不多,纪检监察涉及的不少内容又与法学相通,该校从事纪检监察学科的专任教师主要是法学背景。

  在依托法学、马克思主义理论、政治学、公共管理学等优势学科的基础上,内蒙古大学正加大纪检监察相关专业人才引进力度,充实师资力量。在引进待遇方面,采用“一事一议”的人才引进政策,提高人才引进经费方面的支持力度。但段计珍坦言,内蒙古大学作为西部高校,“人才引进有很大的压力。”

  此外,内蒙古大学计划从纪检监察实务部门选聘校外实务专家,进行实践课程教学与指导。

  在江苏大学纪检监察学院执行院长李炳烁看来,人才队伍是高校建设纪检监察学科时面临的首要问题,“不少高校都没有这方面人才,只能想办法自己培养。”

  目前,江苏大学纪检监察学院的师资团队,以法学教师为班底,整合了学校纪委业务部门人员,公共管理、马克思主义理论、计算机大数据等学科教师。

  同时,由李炳烁带头,鼓励教师教学、科研领域朝纪检监察转向。

  这并不是孤例。

  据谭宗泽了解,目前大多数从事纪检监察教学研究的教师,都是半途转身,其中的带头学者大多“离开舒适区,投身新的竞争环境。虽是半路出家,却是全力以赴”。

  目前西南政法大学采取校内调任、校外引进、新聘教师等举措,为纪检监察学院配备了纪检监察理论、中国共产党纪律学、监察法律制度、廉政文化学、马克思主义法律理论与党内法规研究五个专任师资教学团队,团队成员共计56人,“能够满足纪检监察人才培养的需求。”

  不过,尤伟琼说,早在10年前开展纪检监察方向人才培养的云南师范大学,已经挺过了“自己没有人才的”最艰难阶段,实现了从“借人家的人才来用”,到“用别人的人才和自己培养的人才,形成自己的资源库”。

  尤伟琼介绍说,在与纪委监委等部门合作过程中,逐渐筑巢引凤,部分实务型专家由兼职教师变为专职教师。目前,纪检监察方向共有53名教师,其中32人为实务型、双职型专家。

  实践与就业的双重困境

  娄秉文是江苏大学法学院纪检监察方向的研三学生,去年暑假,在某地纪委监委实习,实习内容是材料整理和廉政法治相关的学术汇报。

  不光是娄秉文。为进一步提升教师专业实务能力,去年11月,赵力作为内蒙古大学首批选派的21名骨干教师之一,在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进行6个月的实地培训。

  尽管已经签订了保密协议,但很多工作赵力仍无法参与。他担心学生今后的实习成为一个过场,得不到真正锻炼。

  李炳烁正在为如何避免纪检监察学科理论和实践脱节而犯愁,“这是非常难解决的问题,也是制约学科发展的重要问题。”

  兼任法学院院长的李炳烁,深知法院和检察院涉密的案件、环节相对较少,法学专业与其沟通比较顺畅。但“纪检监察工作闭环性、政治性要求高,容易出现学生在高校只是学理论,对实务层面一窍不通的情况”。

  对此,江苏大学已经着手探索解决之道。在该校纪检监察学院的教师队伍中,有学校纪委办案经验丰富的工作人员,也邀请了纪委监委资深实务专家担任兼职教师,分析讲授现实工作中脱密后的案件。同时江苏大学还在建设纪检监察虚拟仿真实验室,通过设置真实的场景和问题,模拟办案流程,今后学生将在网络平台进行实操训练。

  杨尚东认为,由于纪检监察工作的特殊性,在校师生很难直接参与具体办案过程。但他知道,“就算是一般的法学专业,也没有学校老师直接领着学生上法庭打官司的。”

  杨尚东说,纪检监察学科的教育并不必然存在理论和实践脱节的问题,这种刻板印象更多还是放大了纪检监察工作的特殊性,以及忽视了高校产学研与纪检监察工作的融合程度。

  在任建明看来,高校在建设纪检监察学科过程中,如果过于担心理论和实践的脱节,容易陷入对自身定位的误区。

  他援引教育家蒋南翔的名言,“重要的不仅是给学生一袋干粮,更应给学生一支猎枪。”任建明解释说,学生吃完干粮就不剩什么了,但拿着猎枪可以打猎。偏抽象的专业基础课程就是猎枪,而这正是高校优势所在。

  任建明曾赴香港廉政公署考察,新人需在培训学校上课,并在较长时间内以“师傅带徒弟”的方式跟随有经验的调查主任实习。任建明认为,在实践的环境中,专业性强的知识并不难学,而且学生能在今后职业生涯中终身学习,但“大学做不到这一点”。

  除此以外,多位受访者谈到了纪检监察专业毕业生面临的就业困境。一方面,进入纪检监察机关需要通过竞争残酷的公务员考试;另一方面,从现阶段纪检监察的实际运行模式来看,纪检监察干部一般都要求是中共党员。这都加大了毕业生对口就业的难度。

  娄秉文正在备考公务员,他和身边同学拟定的计划是,先参加国考,再参加省考,实在不行就报考事业单位,再不济还可以去公司当法务。

  一位受访者表示,引导学生的就业观念是一方面,但纪检监察事业的发展离不开人才支撑,需要解决配套的机制问题,不然将大大影响纪检监察专业的吸引力和生命力。

  “不能只把工作当成饭碗”

  随着纪检监察学被列入一级学科,越来越多的高校成立了纪检监察学院,着手建设纪检监察学科。

  这让早在2013年成立的云南纪检监察学院,告别了孤单时刻。尤伟琼说,早年学院教师发论文都难找到地方,“人家说你既不像法学,也不像管理学,还不像政治学。”

  今年11月23日,全国纪检监察学科微信群中已有37名成员,其中多数是各高校纪检监察学院负责人和骨干教师。尤伟琼难掩兴奋,“有伙伴很温暖,不再为找不到伙伴商量问题而犯愁。”

  李炳烁也盼望着早日建成纪检监察学科的学术共同体。在他看来,目前高校都在各自探索中,但并不清楚探索的方向是否合理。在他看来,学科专业建设有其规范和标准,在学科发展初期,面临学科内涵、核心课程、毕业标准、如何进一步发展等困惑,需要通过学术会议等方式形成共识。

  纪检监察学成为一级学科才两个多月,但问题已经开始浮现。

  任建明观察到,高校在建设纪检监察学科过程中,缺少对“服务的客户是谁?他们有什么需求?你的专长在哪?培养的人才能不能满足客户需求?”等问题的通篇考虑,带有很大的盲目性。

  李炳烁所在的江苏大学纪检监察学院,则瞄准了基层定位:利用大数据纪检监察的学科特色,研究基层的反腐败治理,为基层纪检监察队伍的人才培养提供支持。今年以来,该学院已承办江苏省农垦集团纪检监察干部研修班、镇江市京口区纪委监委纪检监察干部培训班等项目。

  针对纪检监察学科的未来发展,任建明建议,面向纪检监察机关和国有企事业单位的纪检监察专业硕士,应该成为最主要的学位类型。同时培养学术博士,为高校储备师资。由于本科生对口就业仍存在公务员考试和入党两大门槛,他建议计划增设纪检监察本科专业的高校,前期尽量减少招生规模,提高生源质量。

  此外,任建明建议,重视纪检监察专业学生的职业伦理课程。

  “反腐败的对象手握权力,纪检监察干部不能是和事老,不愿意得罪人”,任建明说,党的十八大以来刀刃向内,查处了大量纪检监察干部,反腐败的纪检监察系统不应该滥用权力搞腐败。他打了个比方,“就像医院的医生,应该去治病救人,而不是传播疾病。”

  “有志于从事纪检监察工作的学生,要有强烈的正义感和使命感,千万不能只把工作当成一个饭碗”,任建明说。

  新京报记者 杜寒三(来源:新京报) 【编辑:叶攀】


  《 又有16所高校拟增设 “纪检监察”专业学什么? 》( 2022-12-05 12:56:16版)
(责编:admin)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